爱小说

288、三具棺椁,我似乎喜欢上了他(求订阅)

小说:我在修仙界大器晚成 作者:黑心师尊 更新时间:2023-11-21 07:01
爱小说(www.18ys.net)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18ys.net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我在修仙界大器晚成正文卷288、三具棺椁,我似乎喜欢上了他话音落下。
  周遭的氛围一片死寂。
  齐成楚怔了。
  狐山的脸色彻底铁青了。
  没人会认为,这黑裙女修此刻所说的话,是在开玩笑。
  十倍偿还!血债血偿!
  这是只有对仇家,才会说的话。
  “宫舒兰,你个贱货!我狐山帮你杀了你的仇敌,伱反过来,还要杀我?好得很!好得很!”狐山仙子怒极反笑,她压抑着怒火,转为嘶哑的男音,语气嘲讽道。
  她此刻,可无暇心去解释:卫图并没有死,而是大概率逃生了。
  纵然狐山知道,在太虚境内,与宫舒兰“以和为贵”更为重要。
  但相比眼下的安全,狐山更在意,她日后在拘灵派内的威望。
  今日若不治治宫舒兰这个小师妹,待离开太虚境,她不仅会因威望大减,难在拘灵派内抬头,而且“五行婴”亦有可能,会与她失之交臂。
  后者,更让她难以忍受。
  拘灵派,可不是什么论资排辈的地方。而是魔道中的邪道。
  狐山倒要看看,宫舒兰有何本领,竟敢在她面前,说出这么一番话。
  “狐山道友、宫道友,现在是在太虚境内,两位道友慎重考虑……”
  见此,齐成楚大感头痛,不过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小命着想,他迫不得已,只得上前一步,劝说二人了。
  但他话刚说到一半。
  在卸山岭谷口的宫舒兰,便直接动手了。其手掐法诀,道了声“疾”,面前五步外,便浮现出了三具倒竖棺椁。
  这三具棺椁,每一道棺椁,都透露出在金丹境之上的威压,令人心悸。
  左边棺椁率先破开,走出了一个身穿练白劲装的持剑老者,其身上浮现着霸道的剑道气息,强大的法力波动,致使周遭空间微微震颤。
  “皇天剑主?”
  齐成楚率先认出了这位持剑老者的身份,在他初入修仙界时,这位“皇天剑主”便已是庇护苍穹城的元婴老祖了,受到了靖国上下修士的一致尊崇。
  只是,齐成楚记得,早在四百多年前的时候,皇天剑主便已经坐化了,怎会突然出现在此处?
  “这元婴修士只是人傀,最多只能发挥生前的三成实力,齐道友不必担忧。”狐山对齐成楚传音道。
  金丹和元婴之间,隔着一个大境界,尽管他们两位“金丹大修”已经无限逼近于元婴境了,但论起战力,和元婴境还是相差极大,有若天堑之别。
  狐山不得不暂安齐成楚之心,以防其临战脱逃,或者生出什么异心。
  “这贱人是借助拘灵符和鬼傀宗秘术,控制的这些元婴尸骨。”
  “以她实力,操纵元婴人傀还很勉强,无法一口气控制三具元婴人傀,这是你我的战机。”
  “抢先一步,夺走另外两具棺椁。”
  狐山经验老道,熟知宫舒兰的对战手段和掌握的秘术,因此在对峙的一瞬间中,便找到了宫舒兰的破绽之处。
  而她之所以不擒贼先擒王,则是知道宫舒兰灵体的特殊性——除非同时杀死与其性命相连的另一人傀,不然宫舒兰永远都不会身死。
  “好!”齐成楚习惯性的相信狐山,毕竟相比狐山,宫舒兰不仅境界更低,而且还只是其在门内的师妹。
  况且,“杀死”卫图,他才是那个最大的杀人凶手。
  话音落下。
  狐山和齐成楚二人,一前一后,瞬身上前,准备夺走宫舒兰施法召唤而出的另外两具倒竖棺椁。
  不过,就在二人接近棺椁之时。
  最早破开棺椁的“皇天剑主”在宫舒兰的操控下,动了。
  他的速度比狐山、齐成楚二人更快,宛如一道剑光,直接拦在了二人面前,三两拳便将二人轻易击退了。
  同时,皇天剑主冷哼一声,一甩袖袍祭起腰间长剑,对前来袭击的狐山、齐成楚二人狠狠斩去。
  这七尺长剑,在劈向二人的时候,化作了一道璀璨黄霞。
  黄霞中爆射出无数道细小的黄色丝线,宛如道道针芒一般,朝狐山、齐成楚二人周遭席卷而去。
  “是皇天剑主的剑气化丝!他的剑道造诣,是靖国第一,当年号称是边境第一剑修。”
  望见此幕,齐成楚神色微变,他一边对狐山解说这神通的由来,一边施法祭出一盏古灯,抵挡纵横而来的剑气。
  在法力的催使下,古灯大放光芒,凝聚除了一个蓝晶护罩,牢牢罩在了齐成楚的法体之外。
  砰!砰!砰!
  黄色剑气落在蓝晶护罩之外,虽未立刻将这一护罩击碎,但其涤荡而来的巨力,也让藏身其内的齐成楚,大感吃力,气血浮荡不止。
  “剑气化丝?”狐山柳眉紧皱,她轻喝一声,身上的粉白长裙瞬间如花瓣般绽开,化作毛绒绒的巨大狐尾,将她的法体牢牢护在了里面。
  这一秘术,若在血屠海石窟的卫图看到,定会认得,其与御兽宗修士左魁当年施展的“兽化之术”一般无二。
  只是,左魁多出的是金色猿臂,而狐山多出的是粉白狐尾。
  粉白狐尾坚不可摧,甚至比齐成楚的古灯法器还要胜上一筹,在面对皇天剑主的剑气化丝神通时,包裹在狐尾内里的狐山仙子,几乎毫无损伤。
  不过——
  狐山、齐成楚二人的被迫防御,也让宫舒兰彻底争取到了时机,将右边棺椁的元婴人傀,亦召唤而出了。
  “呼延鹏?”这次,狐山和齐成楚二人皆认出了这第二具棺椁中的元婴人傀曾是何人的尸骨了。
  其正是两百年前,正魔大战中,靖国陨落的第一位元婴修士——御兽宗的太上长老呼延鹏。
  呼延鹏中年模样,一身淡蓝道袍,内里隐隐罩着一领暗红甲胄,右手持有一只金刚镯。
  “想不到,这贱人,竟然连呼延鹏的墓穴都盗了。也不知,她那第三个棺椁里面,装的是哪一位的元婴尸骨。”狐山脸色阴寒,冷声道。
  此刻,她当然不是为“皇天剑主”、“呼延鹏”这些被盗尸骨的元婴前辈叫屈,而是为她自己的处境,担忧起来了。
  内有宫舒兰反水,外有鬼罗魔主等人虎视,搞不好,她今日说不定真的会陨落在这太虚境之内了。
  ——狐山并不认为,都闹到如此地步了,宫舒兰这个小师妹还会帮她,不把今日她和齐成楚偷闯太虚境的事,泄露给外面的鬼罗魔主等人。
  鬼灵体这种特殊体质,逃命的手段一流,非是她能媲美的。
  换言之,引来鬼罗魔主等人,宫舒兰能跑,她和齐成楚,可难跑了。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就在狐山和齐成楚二人,认为宫舒兰还会唤出最后一具棺椁内的元婴人傀时,宫舒兰似乎神识不支了,她重新掐了一个法诀,收回了这具棺椁,取出了四具金丹境的人傀。
  后者数量尽管更多。
  但相较于三位元婴人傀合力,明显是后者更为容易对付一些。
  “狐山!我要你为卫道友陪葬!”
  宫舒兰眼眸赤红,脸上是写不尽的悲伤之色,她一掐法诀,融身进入呼延鹏的体内,兽化之后,朝狐山所在的方向,杀了过去。
  ……
  我叫宫舒兰。
  未来,我还会有一个名字——胡瑶。
  我出生的时候,宫家在丹丘山这座坊市内,仍旧荣光,是一声名赫赫的筑基家族。
  宫家有件秘宝,名为血鬼玉。这件秘宝是我爷爷得到的。凭借这一秘宝,我爷爷从道途已尽的练气修士,突然晋升成为了筑基真人,在周遭地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不少修士都想探查,我爷爷到底得了什么机缘,这才麻雀变成了凤凰。
  筑基寿四百,如无意外的话,我爷爷会庇护我一直成长,看着我长大,教我功法、秘术,修仙常识。
  和众多修仙家族的爷孙一样。
  但可惜的是,血鬼玉有副作用,虽能改善资质,但往往也会因此而耗费宿主大量的寿元。
  在我八岁那年,爷爷死了。
  那夜,宫家召开了紧急会议,作为家主的父亲,决定秘不发丧,以闭关为由,隐瞒爷爷的死讯。
  爹从爷爷的丹田内,抠出了一面散发着绿色光芒的骷髅玉佩。
  原来,这就是血鬼玉。
  躲在暗处的我,第一次看到了传说中的宫家秘宝,这外人垂涎的筑基机缘。
  这一夜,娘和爹也发生了争吵,娘不想让爹步入后尘。她甘愿从此隐姓埋名,放弃宫家基业,也不愿爹为此耗费寿元,做一个短命的筑基修士。
  三年后,爹失败了。
  他没有晋升筑基境,境界永远停留在了练气九层。
  爹一死,宫家这个弱小的筑基家族,再也没有……有能力掌舵的人了。
  爷爷离世的消息,开始在丹丘山内不胫而走。毕竟爹死后,爷爷没去参加爹的葬礼。这是爷爷已死的最好佐证。
  一众修士,再次觊觎了那能让爷爷突破筑基的“宫家秘宝”。
  娘想要带我离开,她拿走了爹的血鬼玉,放在了我的怀里。
  但娘没走成,她踏出丹丘山的第一步,便被劫修袭击了,不慎命陨。
  这年,我十一岁,我猜出了,娘的死,与丹丘山的修士分不开关系。
  舒云盟的陈塘、任一峰等人,都是暗中的凶手,是他们指挥了劫修,杀死了想要离开丹丘山的娘。
  娘死的那一夜,我很恐惧,很害怕陈塘、任一峰等人,找到我。
  我躲在家里,搂着那枚血鬼玉,瑟瑟抖抖的看着窗外的一切。
  我爹的好友陈塘走了进来,他搜罗宫家的一切,什么都没找到后,便将目标放在了我的身上。
  但惊奇的是,那枚被我搂在怀里的血鬼玉,竟然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陈塘失望离开。
  而我,在后续的修炼中,发现了这枚血鬼玉的存在,其就在我的丹田内,在里面牢牢扎根了。
  我从血鬼玉上面,得知了原因,原来我是传说中的鬼灵之体,血鬼玉真正的主人。
  这一切都很巧,巧到我几乎不敢相信。然而,我不得不相信,因为这血鬼玉,我有了报仇的希望。
  不过,很快,一盆冷水浇在了我的头上。
  为了谋夺宫家秘宝,舒云盟开始对我进行了威逼利诱,想让我为了修行资源,献出自己所知的宫家秘宝。
  修炼的窘境,一直缠绕在我身上。直至十五岁的时候,这才迎来了转机。
  借助“血鬼玉”,我终于可以制作与我性命相连,神识操控的人傀了。
  不久,棚户区的娼妓胡瑶,成了我手上的第一个人傀。
  胡瑶被王公子折磨,几近身死,只有人傀,才能让她“复活”,并报仇雪恨。
  胡瑶同意了我的恳求。
  事实上,她即便不同意,我也会将她制成人傀。
  有了胡瑶相助,我开始赚取灵石,一点点的修炼。我对外放出音信,是宫家给我留了一笔遗产,这才能让我安心修炼,不用变卖财物。
  时间流逝。
  我的境界越来越高,需要机会,逃出丹丘山,择机筑基了。
  但这年,我碰见了一个修士。
  准确来说,是一个男修。
  那时的我,或者说胡瑶,正在丹丘山的溪边浣衣,我遥遥看到了从遮掩阵法外走进的青年武者。
  这个青年武者,样貌并不怎么出彩。至少相比他身旁的结义兄弟,逊色了不少。
  不过,相较他的兄弟,这个青年武者更会做人一些,很快就和我攀熟了关系,成为了我的“朋友”之一。
  我意外得知,青年武者和他结义兄弟之间,似乎有笔来历不明的灵石。
  老谋深算的我,认为这是一个我逃出丹丘山的机会,我开始与这位青年武者接触,试图将陈塘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青年武者的身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成功了。
  我逃出生天,并且在外突破筑基了。
  但我永远都无法忘记。
  在妖狼山脉外,那青年武者得知真相后,眸底深处,透露出对我的仇恨。
  我很内疚。
  哪怕是青年武者事后追杀我,我也不责怪他,毕竟是我欺骗在先。
  到了靖国,到了魔道地界,我又见到了许多人,我已经能忘记这个青年武者,但……有对我这个灵体修士献殷勤的,也有对我冷眼旁观的。
  却唯独没有,再次愿意,与我这个当年的娼妓,真心相交的人了。
  我……似乎真心喜欢上了他。
  ……
  “死!”宫舒兰双眸蕴泪,操控呼延鹏这御兽宗太上长老,向狐山,狠狠的厮杀了过去。
  推本朋友的书。
  书名:《游戏成真,我在现实成仙了》
  简介:
  当玩游戏就能变强,我为什么还要出去冒险?
  所谓修仙,就是要比谁活的久!
  杀敌不算本事,活着才有未来!
  古修陵墓、宗门遗址、洛城古都……
  陆晨游走在游戏中的一个个副本,探索一个又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只是……我在游戏中的老婆,怎么追到现实来了!”
  陆晨望着面前头戴凤冠,面无表情的红衣女帝,满头大汗。
  这一切,要从他手贱的打开了游戏中的一个棺材说起……
爱小说WWW.IXS.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